茶与烟枪

一个常年挖坑拖更的咸鱼lo主……

【网游之近战法师】末世的他们(3)

#ooc#
#末世向#
#御天神鸣,战无伤篇#
  秦天,十七岁的普通少年,正值青春,是D市某所普通高中的学生,成绩一般,爱好游戏,是各大网游中有名的高手之一。
  “秦天,今天上线去打本吗?”电话那头沧桑的声音显示对方的年龄不小。
  “嗯,不过比起打本,你看了佑哥的新帖子吗?”秦天偏着脑袋夹着手机,一边收拾着东西,准备去学校。
  “佑哥那小子的贴啊···最新的我还没来得及看,怎么了吗?”电话那头似乎是在忙着什么,不一会儿秦天便听到了电脑的开机音乐。
  “就是热搜榜第一的那个,佑哥将‘国家机密’都放出来了,也不知道他怎么弄到的消息,打电话也不接。”秦天收拾好东西,背上弓箭包,准备出发去学校。
  “丧尸···这玩意儿真存在哈·····”电话那边的男人似乎是震惊了一下,显然是相信了帖子的内容。
  “你小心点吧,我这边至少还有道馆的教练保护我们。”秦天握着手机,手似是颤抖了一下,“不过要是丧尸来了,他们还不一定保护我们啊哈哈。”
  “你自己小心,我这三脚猫的功夫保护自己都不够,今晚还是在你学校旁边的网咖打本啊~”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不可察觉的抖了抖。
  “嗯,我去学校了,记得注意安全啊死大叔!”说完,不等对方回答便挂断了通话。
  “···你也是啊,死小孩。”那边的男人听着手机传来的忙音缓缓吐出这句话。

  秦天一天的课程完成,已经是晚上七点了,因老师拖堂,没来得及赶上弓箭馆的教学,,他轻叹一声,来到了学校旁边的网咖。
  “秦天,又来打游戏啊?诺,洛大叔在那等你呢。”前台的妹子指了指无烟区。
  “嗯,姐姐今天好精神啊,比昨天还要漂亮呢~我去啦~”秦天笑着挥挥手,走到无烟区的洛尚身旁。
  “这孩子的嘴还是跟抹了蜜似的。”前台妹子乐呵呵的表示很适用。
  “你这死小孩又在这撩妹儿啊~”洛尚挑眉,连个眼角都没给秦天,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。
  “嘁,你个色大叔没资格这么说。”秦天不屑的笑笑,登录了游戏。
  “呵,说不定马上就没机会撩妹了~”洛尚眯眼盯着屏幕。
  “瞎扯什么,没准佑哥难得错一次。”秦天可是不怎么相信这种末世论。
  “你每次都不信,然后每次都被打脸。”洛尚操纵着自己的战士角色,斩杀着眼前的敌人。
  “啧,难道你希望这是真的?”秦天狠狠地用法师角色吊打敌方角色。
  “这不是废话,有谁希望末世降临。”洛尚在打完JJC后休息了一会儿,“走,去打本。”
  “嗯。”秦天今天的状态很不好,JJC差点被虐,对方还是个菜,可见秦天嘴上不说,实质上也是受到了末世帖子的影响。
  两人的角色进入副本,不多做语言上的沟通,洛尚的战士义无反顾的开小怪,秦天的法师用大范围法术虐杀着小怪,两人一路厮杀,似是在发泄着什么,很快,法师和战士来到了boos的洞穴前。
  “开怪吧。”秦天吹了声口哨。
  这熊孩子心情变好了?洛尚暗道奇怪,“开了啊!”
  “嗯,开吧!”秦天双手搭在键盘上。
  “——有怪物啊!!!”
  “那是什么人啊!快跑啊!!!”
  “怎么···喂,死小孩快跑!!”洛尚刚一回头,就见一个人影朝秦天扑去,大脑来不及反应,一手将秦天推开。
  “!”秦天来不及反应,直接摔在了地上,顾不上尖叫,连忙滚到一边,躲开了扑来的人影。
  两人定睛一看,来者满脸血色,双目空洞,牙口尖锐——
  “妈的,快跑!”洛尚拉起秦天,“是丧尸!!!”
  “等等···”秦天刚站起来就觉得脚踝疼痛难忍,似是骨折,“喂,你先走吧。”
  “你逗我呢,这时候你跟我玩生死离别梗?我可不会说你英勇,快点!”洛尚不由分说的背起秦天,秦天手中还拎着自己的弓箭——
  “你干啥呢死小孩!”洛尚感到身后的少年丢下了装着弓箭的包。
  “射死这些小怪!”秦天挺直腰身,直接在洛尚的背上拉弓搭箭——
  “嗖——”箭如同脱缰之马,射穿丧尸的心脏。
  “···你这小子,准头不错啊。”洛尚不敢相信秦天作为一个少年,居然有觉悟杀人,还是说,这孩子······
  “那是自然。”秦天骄傲的昂头,双手却是颤抖着。
  洛尚察觉到了也没有多说,只是踩着那具丧尸的尸体跑了出去,身后追来了更多的丧尸。
  秦天在洛尚的背上再一次举起了弓,右手持箭搭在弓上,“洛尚,谢谢。”
  “——”这句话,伴随着箭支射出的声响一起发出,也不知洛尚是不是听到了。

  很快,洛尚背着秦天回到了自己租的房子里。
  “快,收拾东西,我们赶紧离开这里。”洛尚丢给秦天一个背包,“我一会儿带你去医院。”
  “······”秦天拿着包迟迟没有动作。
  “怎么了?”洛尚往包里装着食物。
  “你真的觉得我们能跑得掉······”秦天低着头,握着弓的手从刚才开始就没停止过颤抖。
  “你别告诉我你没有求生的欲望了。”洛尚头也不回,“末世,不需要弱者,哪怕你是个孩子。”
  “······”秦天沉默了一会儿,终于才开口,“哼,不就是比我老了十几岁吗,倚老卖老你可真有脸。”说着将自己的弓箭用洛尚家的绳子捆在自己身上。
  “是啊,一会儿再来丧尸你可别哭鼻子。”洛尚嘲讽着,背上包。
  “给我弄个拐杖吧,你一老人家我怕把你这老腰给闪了。”秦天扶墙站起来。
  “啧,就你年轻。”洛尚伸手摁了摁秦天的头,给他拿了一个登山用的手杖。
  两人整装完毕,离开了房间。
  洛尚扶着秦天,嘀咕着,“最近的医院估计已经全是丧尸了,先去——”
  “先回家。”秦天抿唇,“我爸妈还在家里······”
  “···好。”洛尚不禁有些心疼这孩子,自己的父母在国外,现在国外应该还没有丧尸,暂时是安全的,秦天这孩子的父母······
  “吼——”一时疏忽,一只丧尸不知打哪跑出来直接扑倒了两人。
  “啊!”秦天发出一声急促的尖叫,很显然——
  洛尚被咬了······
  洛尚强忍颈间的疼痛,频死之际竟是抽出自己带的小刀刺进了丧尸的心脏,然后——瘫倒在地。
  “洛尚!!你没事吧!”秦天惊恐的看着洛尚的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腐肉,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,“你不是死了吧!喂!你,你起来啊!我带你去医院!你别死啊!喂!我不喊你死大叔了,你别死啊!!”
  秦天哭着,艰难的拖着洛尚站了起来,洛尚虚弱的说着什么,秦天把头凑过去听,却是哭的愈发厉害。
  “你···先回家·····”洛尚气若游丝,仿佛马上就要断气一样。
  秦天放下洛尚,“等我找人来救你!我去找我爸妈来救你!等我!千万不要死!绝对不能死!”
  秦天不顾脚踝的疼痛,朝着自家狂奔,“救命啊!这里有人快死了!!谁来救救他!”绝望、悲伤、不甘——
  赶到家中,不出意料,是血色,是狼藉的碎尸······散落的衣物碎片证明这两具尸体确实是双亲。
  洛尚躺在地上,脖子已经麻木到感觉不到疼痛。他就这么看着天,城市里的星星一直很少,今夜也是一样,而且连月亮都被乌云遮蔽,不再有曾经的明亮,这就是末世吗?自己算不上无牵无挂,但是对于这个世界也没什么过多的执着,但是秦天那臭小子还不希望他死······他要是死了是不是显得很没义气?这么想着,洛尚低沉的笑了,手中的小刀开始发光······
  “——”秦天头剧烈的疼痛着,“哈哈哈——”
  什么狗屁末世,这绝对是梦!睡一觉就行了,起来就一定还是原来的生活!爸妈还活着,洛尚还活着,自己还是那个普通的高中生······秦天狠狠地敲了敲脑袋,想什么呢!逃避现实没有任何用处!爸妈死了,我还要活下去!洛尚还在等我!必须振作起来!
  ——
  “这剑用着还真顺手~”洛尚揉了揉鼻子,“那臭小子还没来吗······”
  “嗖——”一发狙击射穿洛尚身边的丧尸。
  “洛尚你还活着!”秦天欣喜若狂的跑了过来,脚踝早已肿的不想样,他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。
  “你巴不得我死啊臭小子!”洛尚甩甩剑,“我倒是好奇为什么进化还会带上武器,小刀居然能变成剑,什么原理啊这是?”
  “洛尚,我也进化了!”秦天脸上的泪水还没干,忍着失去双亲的痛楚,朝洛尚露出的大大的微笑,“我们去哪?”
  “不知道···先去警局看看吧。”洛尚叹气,“在那之前,你的脚要先治疗一下。”
 
  末世之夜,无数个家庭破散,又有多少人能坦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噩耗。
 
  医院——
  “想不到这里居然是被保护的。”洛尚嘲讽笑笑,“而且只给进化的人类治疗。”
  “是啊。”秦天低头附和着。
  “······”知道秦天现在还在对父母离去的事难过,洛尚不再多言。
  “——什么人!”洛尚猛地回头,只见一个身着黑衣,一身鲜血的男人手握暗紫色长剑站在门口。
  “抱歉,请问你知道这家医院有一个叫阿发的孩子吗?”男人擦去面上的血迹,露出笑容。
  “我也不知道,我不是医护人员。”洛尚还有些警惕。
  “啊,那打扰了。”男人眸中似是失望,“还有,你好,我叫顾飞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