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与烟枪

一个常年挖坑拖更的咸鱼lo主……

【网游之近战法师】末世的他们(圣诞小番外)

#一如既往ooc#

#卡文之余摸鱼番外#

末世的他们(圣诞番外)

  “诶哟卧槽,这大街小巷的又是挖土又是栽树干啥呢,植树节?”云中暮侧身躲开一个抱着松树的战士。

  “不清楚啊……”战无伤也纳闷。

  “大叔就是大叔,跟不上时代了吧?明天就是圣诞节了,大家这是忙着装扮云端城啊。”御天拍了拍两人的肩膀。

  “圣诞?那不是老外过的节日吗,我记那玩意儿干啥,再说了,这末世之际大难当头,谁记得这玩意儿。”战无伤摆摆手。

  “不过这么算算,圣诞过完,就快要过春节了吧?”云中暮掰着手指算了算。

  “老云!无伤!御天!”佑哥边跑边喊累的不轻,“公子叫你们回去――”

  “…嘶……啊……轻…轻点……”

  “没事,刚开始是有点不舒服,过会儿就不痛了。”

  “我艹……你个武夫……啊……”

  “是不是很舒服?”

  “舒服……个头……”

  众人刚来到基地门口,就听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。

  “卧槽……千里和公子他们……这是?”战无伤要开门的手愣生生停住了。

  “来了就都进来吧,杵在门口干什么?”顾飞拉开门,战无伤吓得连连后蹦。

  “公子呢?”御天好奇的伸头张望。

  “他……”顾飞支支吾吾的让众人更是好奇。

  “你们满脑子就只剩那些龌龊的事情了吧?”公子拿着瓶酒坐在桌旁,皱着眉,揉了揉被顾飞所谓的推拿捏的愈发酸痛的肩膀。

  “你们刚才在干嘛?”御天嘿嘿一笑。

  “我最近在研究推拿。”顾飞伸手抓过御天,“要试试吗?”

  御天挣扎开来,“不不不不,不用了,顾老师您的推拿也就公子能承受,我等无福消受啊!”御天吓得脸都白了,还记得上次顾飞说学了缓解疲劳的按摩法,结果力道太大给他疼得哟……

  “诶,我这次学的真的挺不错的!”顾飞有些失望,随即又把目光转向战无伤等人――

  “公子你快说吧,叫我们来到底有什么事?”佑哥被盯得慎得慌,连忙开口求援。

  “明天圣诞节,政府弄了个新活动,说是圣诞当天丧尸击杀值最高的变异者能获得新发明的装备。”公子晃了晃空瓶子,甩手砸向顾飞,顾飞手起剑落,酒瓶被劈成了两截。

  “等会儿再试试?”顾飞挠了挠头。

  “……”公子脸一黑,“都好好准备,我去小雷那买酒。”

  “诶公子别走啊!”顾飞刚要追,就听公子说:“跟上来老子明天不让你去杀丧尸。”顾飞几乎是立刻站住了脚,待回头找人时,佑哥等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 ――

  “所以我说啊,这种送人头送装备的任务以后让千里一个人去就好了啊,只有他能把丧尸杀出花样,我们快无聊死了。”战无伤抱怨道。

  “是啊,这跟满级大神刷新手村小怪一个性质啊!”御天焉巴巴的趴在一边。

  “行了别抱怨了,去交任务吧。”佑哥拿着小本本记下没人的积分。

  “诶诶,什么奖励啊?”御天的视线被挡了个严实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 “钱。”云中暮两眼发光。

  “装备是卷轴……”佑哥凑近了看了看,“牧师用的。”

  “给公子啊,我们这还有第二个牧师吗?”御天摆手,“还有什么?”

  “这是……零食?”顾飞拎起一个小袋子晃了晃。

  “拐杖糖、姜饼还有一个苹果。”御天打开看了看,“不错啊,挺良心的。”

  “幼稚。”战无伤鄙视道,“小孩子的玩意儿。”

  “你说什么?”御天大怒,“我要和你单挑!”

……

  任由几人闹着,顾飞拿了卷轴,转身直奔小雷酒馆。

  “公子,奖励里有牧师用的卷轴,我给你送来了。”顾飞进了包厢,只见公子那双美目正望着自己,突然觉得心跳漏了半拍。

  “……公子?”顾飞伸手晃了晃。

  “晃个屁,本公子没醉!”公子一把打开顾飞,顾飞确认公子醉了之后就决定先撤了,谁知道难得一醉的公子这次又要干什么来折腾人。

  “喂,武夫。”公子一胳膊勾上了顾飞的肩膀,头垂在他的颈间,忽得舔了一下。

  脖子上突然传来湿热的触感,顾飞不由颤了颤有些诡异的眯了眯眼,转身将公子抱了起来,离开了酒馆。

  将公子送回房间,盖好被子,顾飞终究是没忍住,附身在公子的唇上轻吻了一下,然后逃离现场。

  “诶,千里,公子呢?怎么没来吃饭?”佑哥问道。

  “他刚在酒馆喝醉了,我送他回房间了。”顾飞不自然的摸了摸下巴,耳根微红,自己刚才偷偷摸摸做的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。

  “哦,那我去叫他。”佑哥上楼了。

  不一会儿,公子和佑哥一起来到了餐桌入座,席间,公子自然是又喝了不少酒,而顾飞一如既往的沉默,只是他不时望向微醉的公子,眼中闪过不明的情愫。

  入夜,顾飞和往常一样去天台打拳,然而那里今天多了一人。

  “哟,来了。”公子转身,笑眯眯看着他。

  “你怎么……没睡?”顾飞别过脑袋去看楼下的彩灯与圣诞树。

  “诺。”公子递来一把匕首,“圣诞快乐,这是礼物。”

  “谢……谢谢。”顾飞接过,顺手耍了一番,到挺合适,“那我是不是也该送些什么?”

“你已经送过了。”公子摇了摇卷轴,随即转身,“先撤了,你慢慢练。”

  “喔。”顾飞有些不明所以,但不得不说,心底的愉悦多的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 “武夫就是大条。”公子舔了舔唇,你送我的“礼物”,可不是那个卷轴那么简单啊。

END

  卡文中的我在百般纠结中码完了所谓的番外,然后发现意外的粗长……(←_←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更文?)
  感谢理解我卡文并且依旧在等待的小天使们,圣诞快乐!\^O^/

评论(9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