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与烟枪

一个常年挖坑拖更的咸鱼lo主……

荣耀大陆(6)


#真.短小#

#ooc#

荣耀大陆(6)

  在荣耀大陆的各大领域中,神之领域的人口最多,相对的,联盟置办的活动也大多在神之领域进行。比如本着神级选手理应和普通百姓侠士近距离接触, 每一个月一次的全明星赛——

  “我买了三张门票,谁跟我一起去?”陈果晃了晃手中的票。

  “这两天我要回学堂,就不去了。”罗辑率先举手。

  “我和以前看场子的朋友约好了去吃饭!”包子也不去。

  “不去。”莫凡连个眼神都没给。

  “明天我要回家一趟,没时间。”安文逸连东西都收拾好了。

  “那不是正好!”陈果感叹着自己的先见之明。

  “我不……好吧。”叶修本想说不去了,但看到陈果那“温柔”的眼神,只好妥协了。

  ——

  “这、这到底往哪走啊……”陈果看着手中五文钱一份的地图,有些懵。
  “往那边。”叶修轻车熟路,带领陈果唐柔来到了比赛场地。

  三人找好位子坐了下来。
  叶修今天还特意换了件衣裳,一身黑不说还挂了条围巾,大半张脸都被遮住了。陈果虽然纳闷,但也没说什么。

  很快,选手们入场,全明星赛,正式开始——

 

荣耀大陆(5)


#ooc预警#

#私设有点多#

荣耀大陆(5)

  送走了黄少天,叶修散漫无趣的生活开始渐渐滋润。

  “诶我说,叶修你最近几天晚上有没听到什么打斗声?”陈果靠在柜台边,随意翻看着账本。

  “没有啊,老板娘你做梦呢吧?”叶修叼着烟吞云吐雾,手中拿着一张纸。

  “说了多少遍,茶馆里不准抽烟!”陈果正要夺走叶修的烟,无意间瞥到门口的人,于是愣住了……

  “……”叶修看到来人也是一愣,来者身穿大红衣衫,胸前是嘉世门派的标志。

  “你是?”陈果略有些激动的问道,这可是嘉世的人!活的!

  “你好,我是嘉世门的代理长老。”刘皓眯眼笑着,目光却是在叶修的身上。

  “代、代理长老?!”陈果吞了口口水,这家伙居然是嘉世的代理长老!

  在荣耀大陆,每个门派都有一位代理长老,其实就是门派资金的供应人,相当于幕后主人一样的存在。而各大门派的神级选手,都是要和代理长老签约画押的。而所谓的战队,就是联盟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武林大赛,每个门派都会派出自家的神级高手组成战队,代理长老的获益就是由此决定,因此每个战队的队员和队长,都是代理人也要礼让三分的人物。

  让我们把话题转回茶馆。

  叶修看到刘皓来到这里,心下也是明了,他近几日晚上伤了嘉世派来刺客只多不少,刘皓怕是按耐不住了,这才亲自来到茶馆,想和叶修一次谈明白。

  “原来是嘉世代理长老,在下叶修,幸会幸会。”叶修微微拱手,似是表示尊敬。

  “叶——修?”刘皓轻笑,“不知阁下和我嘉世门叛变之人叶秋有什么关系?”

  “叶秋大神乃是神人,我只是个跑堂,哪能和那般厉害的人物相比啊!”叶修笑得很是欠扁,看的刘皓气的是一阵磨牙,恨不得现在就咬死他。

  “在下前几日偶然见到阁下的身手,很是欣赏,不知阁下可有时间来嘉世门一聚?”刘皓笑里藏刀,心想等你来了嘉世,就准备曝尸荒野吧!

  “……”陈果不傻,她自是看出了两人间暗藏的火药味,虽说叶修一副不在乎的模样,但她还是有些担心。而且心底隐隐有了一个想法,令她有些惶恐。“刘皓长老,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的跑堂还有工作,不太方便去嘉世门,还望见谅。”

  叶修挑眉,没想到老板娘会替自己解围,虽说他自己也能解决,但这样被人关心的感觉可是很久没有过了。

  “刘皓长老,我们老板都发话了,为了赚烟钱,我也不能消极怠工去嘉世门啊,不好意思了哈!”叶修老朋友一般拍拍刘皓的肩,“刘皓长老在这我们茶馆的生意也不好做,还请长老先回去吧!”

  刘皓气极,但在茶馆众多侠士面前又不好发作,只得恶狠狠瞪了叶修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 “叶修你过来。”陈果拉过叶修,“你是不是叶秋?”

  “什么叶秋,我是叶修啊!”叶修打着马虎眼,“我和嘉世的人有些过节而已,不用在意。”

  叶修说完便回屋了,留下陈果站在柜台边思索着近几日的异常。
  陈果想着想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一拍手,心道:全明星赛好像要开始了——

[烟枪明天要回老家啦,一个星期内估计日更会有些困难,小天使们千万不要捉急啊ฅ(*°ω°*ฅ)*]

荣耀大陆(3)


#依旧ooc#

#简单粗暴的过度章#

荣耀大陆(3)

  日子过的很快,叶修来到兴欣茶馆已经有五天了,白天睡觉,晚上工作,日子过的好不滋润。

  茶馆内也来了一位姑娘和叶修一起值夜班,似是来头不小,但也是老板娘的朋友,叶修也没太在意。

  姑娘名叫唐柔,是个漂亮姑娘,武功以快为主,在江湖中也算得上中高手,是个可造之材。

  这天,叶修叼着烟和老板娘日常嘴炮,无意间激起了唐柔的战意,两人来来往往几回合下来,唐柔输的是一塌糊涂,陈果诧异叶修实力的同时,唐柔也对叶修甘拜下风,并放言要打败叶修,叶修本着往日习性,顺着唐柔好强的性子给唐柔当起了半个老师。

  收了唐柔的第二天茶馆里来了个帅气的高挑少年包荣兴,看见叶修就跟吸了大烟似的,一声“老大!”喊的是震耳欲聋,本想将这孩子哄回去,无奈茶馆里谁都奈何不了这少年清奇的脑回路,只好收入茶馆看门。

  安稳的日子没过几天,叶修出门买烟途中偶遇曾经微草名下的平凡少年乔一帆;去霸图门派名上偷偷闲逛实则偷偷挖人带回的冷静少年安文逸;给顾客送情报路上捡回盗窃天赋满点寡言少年莫凡;以及路过学堂忽悠过来的大学士之徒罗辑……

  在陈果咆哮着:“叶修你能不能不要再捡回奇怪的人了!”时,叶修心底的侠义之魂再次燃起,决心将兴欣创建成一大门派并夺取年末武林大会的神级门派之名。

  又是几日过去,除了包子和罗辑的日常争吵、叶修和老板娘的日常嘴炮、唐柔的日常决斗、乔一帆的日常喝水以及安文逸的日常围观以外,茶馆依旧是风平浪静。

  然而好景不长,该来的总是要来。

[嘛,谢谢那些喜欢我的文关注我的小伙伴们,然而我有拖延症,不知道日更能坚持多久就会卡文,还请不要嫌弃_(:з」∠)_]

荣耀大陆(2)


#一如既往ooc#

#依旧短小#

#古风向#

荣耀大陆(2)

  “老板娘,听说,你们这招人?”

  懒散模样的男子挂着一抹带着谜之嘲讽的笑容,不知何时又重新叼回了烟。

  陈果这才从人群中抬头仔细看了看这个男人,不难看出这男人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  “是啊,招个夜班的跑堂。”陈果笑笑,“你能行吗?”

  “喂喂,陈老板你怎么不继续了?不是说叶秋怎么怎么神勇吗?那他为何要勾结贼党叛变嘉世?”未等来者回答陈果,一个年轻侠客指责着老板娘半道打岔。

  “你个黄毛小子瞎扯什么?你怎么就知道叶秋不是被嘉世那些混蛋陷害了?叶秋那么正直的一个人,自打入了江湖以来有谁听过关于他的丑闻?此次风波定是有小人从中作祟!我相信叶秋的人品!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!”陈果一巴掌拍在柜台上,一串有理有据的辩驳和她那不亚于众人的气势倒是镇住了一帮人,围观群众也开始细细思量起这次事件的蹊跷。

  “老板娘,你们这是在讨论叶秋?”那个叼着烟的男人不知何时凑到了柜台边,吊儿郎当的笑着。

  “是啊,你说说,叶秋是不是个好人!”陈果一把拉住男人,大有一副说错了就要撒泼的架势。

  “叶秋这不是死了吗,你们在这议论有什么意义啊?”男人笑道,似是不经意的拿起烟斗上拴着的烟袋,“哎呀,抽完了……”

  “你胡说!”男人一句话戳在陈果的泪点上,陈果立刻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,“叶秋不会死的!我相信他!”

  男人把玩着烟斗的手似是微微抖了抖,随即笑了,“是啊,他也许没死呢……”

  陈果一把抹掉没流下的眼泪,“行了行了都散了吧,叶秋身子正不怕影子外歪,联盟已经开始着手查办这件事了,到时候真相大白,就等着给叶秋道歉吧你们!”

  赶走了惹人不快的家伙们,陈果开始给这个奇怪的男人置办工作。

  “包吃包住?”男人没了烟,似是颓废了许多。

  “嗯,这家茶馆也会出售一些情报,所以夜里的人也不必白天少,会比较辛苦。”陈果敲了敲算盘,“每月的工钱这么多,你看行不?”

  “没问题,出售情报我可是行家!”男人很是自信的笑笑,“至于工钱您就看着给吧,够买烟就行!”

  “茶馆不许抽烟!”陈果故作凶狠道,“对了,刚才太乱还没来得及问,我叫陈果,你呢?”

  男人一怔,然后缓缓开口——
  “我叫叶修。”

荣耀大陆(1)

#一如既往ooc#

#没错我旧坑未填又来挖新坑了#

#短小不解释#

荣耀大陆(1)

  冬季刚过,初春即是花开遍野,满山翠绿青葱,荣耀大陆的春日仍是如同往日一般生机盎然。

  然而在这样令人惬意的早春,大陆上的各大势利却是躁动起来,不论江湖侠士还是门派弟子又或是普通百姓,无一例外都在谈论着同一个人。

  此人本是大陆上盛传的神级人物,虽不曾露面,但行侠仗义毫不含糊,是嘉世名下最有力的战将也是江湖中最受人敬仰的侠士——人称“斗神”的[一叶之秋]。

  与其他门派的侠士不同的是,此人从未在大众面前露过脸,除了名叫叶秋战名一叶之秋以外,没有其他的身份信息,是个很神秘的人物。

  而这段时间大陆对他议论纷纷,是由于一个天大的消息。

  近年来,嘉世由于名下强者增多,不服叶秋独占“霸权”,设计叶秋在任务途中受到伏击,重伤逃离。嘉世内部传来消息,说叶秋常年与贼党勾结,收到谴责后自觉无言面对嘉世众人,跳崖自尽,斗神战名“一叶之秋”易主江湖新秀孙翔,而叶秋的尸骨,仍在寻找之中。

  这消息一出,整个大陆是炸开了锅,街里巷内全在议论着这个狼心狗肺,人面兽心的前任斗神。

  各大门派也对此事十分重视,互相联系着,讨论着叶秋的生死存亡。

  兴欣茶馆内——

  老板娘陈果带人正与几位侠士争辩着叶秋之事,两方吵得正是火热,忽的听到一声不清不重的咳嗽声打断了争吵。

  一黑衣男子微勾唇角半含笑意,嘴中叼着烟斗毫不正经,伸手拿下烟斗呼出一口白雾,薄唇轻启,略微沙哑的嗓音传来——

  “老板娘,听说,你这里招人?”